新闻动态

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是被分手的那个纽诗曼

发布时间:2021-07-09 15:24:28

   纽诗曼终是安心的结束了近3天的中考,我四处晃荡着找镜子的考场。上楼的拐角处,隐隐听见有人说笑:“哎,终于考完了,姜胜力,打算考哪个学校?”“嗯..应该是洪旭斌,反正父母都安排好了。”“不然呢.照你小子的成绩,哪个学校敢收呢,收上拖成绩的。”“喂喂喂,左宸,不想活了啊?”伴着嬉笑声,声音越来越近,我微微抬头,阳光倾斜,照出他的身影。他左耳上的光亮投进双眼。模糊中,心里倒进大片温暖。身边一擦而过的淡淡薄荷香,我闭上眼,任由阳光围绕。“洛洛,抱歉,久等了。”镜子不知何时来到身边,递过来一支甜筒。

   “哪个学校?”剥开甜筒纸,我随口问道。“洪旭斌。”“一样。”我和镜子在幼儿园就认识,因为在那时的一帮孩子中只有镜子不哭也不闹,就那样被送来幼儿园,小学时分班又在一起,当我初中又在班上遇到镜子时,便认了这种缘分。“今天晚上,去夜尚吧,包厢订好了,还有给她买的也到了。”我说道。“嗯,当然,真是啊,把那么好的年华全奉献给义务教育了,唉......”看着镜子的模样,我心里又闪出那抹光亮。“连长什么样都没看清,没机会见到了吧。”我想着,拉着镜子离开了。夜尚一如既往的喧嚣。“洛洛,那不是你们家张焯铭和余若楠吗?奇怪,他们俩在这干嘛.顺着镜子所指的方向,我看过去,却不知自己是否选对时间。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是被分手的那个。但当看到张焯铭将余若楠按在墙上那一刻,我知道,我只能接受。整理好表情,不顾镜子在一旁的劝阻,微笑着走过去。“真是抱歉呢,打扰你们两个纽诗曼了,”我笑着,看余若楠脸上慌乱的表情,“好好谈谈吧,张焯铭。”看着镜子和余若楠都回了包厢,深呼吸问道:“你和她,到底是怎样?”我知道,他和她一直很好,他一直把她的位置放在第一位,我都知道,所以,只要他解释,我就相信。“我想,我说过,如果做不到接受她,就别和我谈,”他微微一笑,“况且,我还是告诉你好了,我和她打赌,如果我能让你喜欢上我,她就要做我女朋友,就这样。”楠楠,我真的一直把你当好妹妹的,为什么会这样?眼角看到一道人影,我一狠心,将那男生拉过来,说:“或许我也要说抱歉,我有新的喜欢的人了,那,就这样吧。”看着他回到包厢,虽然告诉自已不要在这哭,可泪水还是决堤。好了,别哭了......女生真麻烦。”我正想反驳,却被拉进一个怀抱,淡淡的薄荷香。

   “好了好了,乖,不哭了。”突然觉得,那声音好让人安心。纽诗曼